学院首页 | 网站首页 | 理论研究 | 校史校情 | 地方之窗 | 政策高地 | 决策参考 | 各级规划 | 它山之石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决策参考 >> 正文
 


 
“十四五”教育规划公开课笔记(十)
2020-05-18 19:04  
[文章下载]

人均GDP1万美元时期的高等教育体系丨公开课笔记

原创 教育部规划中心

#国育大讲堂#

#教育“十四五”规划#

#公开课笔记# 第十讲

2019年,我国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这不仅是我国向高收入阶段跨越的关键节点,也意味着高等教育体系建设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在这一特殊时期,我国各行业产业要由“劳动密集型、自然资源密集型”向着“产业密集型、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转变,同时也需要培养大量创新型人才,推动我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这对我国高等教育体系建设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更新更高要求。

高等教育体系发展的国际经验与趋势

在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之后,许多国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上升,高等教育入学规模持续增长。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美国、日本、韩国、智利人均GDP达到一万美元的时间分别为1978年、1981年、1994年、2007年。美国在1978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是53.41%。到了2017年达到88%。日本在1981年高等教育毛入学是49.8%,到2018年超过了81%。韩国在1994年高等教育毛入学是44.6% 2017年达到94.3%。智利在2007年高等教育毛入学是53.96%,到2017年达到了88%。可以说,到了人均GDP一万美元的阶段,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继续上升,入学规模持续增长是普遍现象。

随着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提升,以及高等教育规模扩张,许多国家高等教育支出占GDP比重相应提高。美国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从1978年的2.2%提升为2015年的3.1%。日本2016年高等教育支出总额约为1980年的三倍。韩国高等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在2011年之前持续提升,最高时在2011年达到GDP总量的2.4%。智利高等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2%增长为2016年的2.7%。说明随着高等教育规模的增长和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提升,高等教育投入也会有较大发展。

在高等教育普及化之后,向深度普及化发展过程中,许多国家私立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社会办学占比增加。美国、日本、韩国、智利高等教育体系中私立部门的高校和学生比重很高,人才培养规模远远超过公立部门。2017年,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列出的四年制和两年制大学共有4298所,其中有1626所公立大学,占比37.83%2018年日本共有各类高校1170所,国立和公立高校250所,私立高校920所,私立高等教育机构的在校学生数是国立与公立高校的2.84倍。2017年韩国私立高校的招生人数占高等教育招生总数的80%2018年智利高教体系共包括149所高等教育机构,其中公立高校18所,私立高校131所。高等教育深度普及化发展过程中,私立高等教育快速发展是高等教育发展趋势。

建设现代高等教育体系的“三个跨越”

跨越“大而不强”

建设现代高等教育体系

我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已由规模扩张、数量供给为主步入以提高质量和发展水平为主的新阶段,是由“以量谋大”战略到“以质图强”战略的转变。改革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与上世纪 8090 年代的改革大不相同,由解决“有学上”的问题转变为解决“上好学”的问题,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提供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供给能力与水平成为当前高等教育改革的核心任务。我国高等教育“大而不强”、高等教育质量特别是人才培养质量与经济社会发展不适应问题日益突出,制约高等教育发展和人才培养的深层次矛盾逐渐显露。

跨越“外部不适”

适应与引领经济社会发展

高等教育和社会联系比较密切,是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加速器。从改革开放经验来看,我国高等教育虽然对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做出很大贡献,但是短板仍然是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不强,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还有待提高。如下图所示,2003年大学生就业专业不对口比例是22.5%6.8%,合计近是30%2017年专业不对口比例是28%10.9%,达到近40%。即约40%的学生是专业不对口就业。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全社会工作类型趋向多样化,也对我国高校学科专业结构调整提出了新的要求。

跨越“内部不调”

形成科学合理的分层分类,促进高等教育体系的开放性、灵活性与公平性

在我国高等教育迈入大众化阶段后,高校数量迅猛增加,规模扩张较快,高校设置标准与分类却仍然停留在精英高等教育阶段,过分注重在层次上完善高等教育的体系,而忽视了高等学校类型的完善和发展,成为导致高等学校发展同质化现象的重要因素。比如现在高考志愿,还是强调理工类院校,财经类院校,体育院校,艺术高校这些区别,但是没有区分研究型人才、应用型人才、职业性人才,在一定程度上已难以适应时代发展需求。

加快系统转型,建设现代高等教育体系

强调多样性

只有高等教育的多样性才能适应普及化时代学生来源的多样化、需求的多样化、人才培养类型和规格的多样化、人才培养模式的多元化。这必然要求改变高等教育发展方式,由高等教育的“同质化”走向“多样化”“异质化”,实施高等教育分类发展、分类管理、分类评价。既有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也有世界一流的应用型高校和高等职业技术学院。

加强全面性

一个世界大国,真正需要的不是少数几所一流大学,而是一流的高等教育体系。不仅有研究型大学,还有理工学院、文理学院、职业技术学院、社区学院、开放大学等。未来应密切联系国家发展战略,以及发展其他类型高校的计划,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包括教学型大学、研究型大学和技术型大学的高等教育系统。加强全国各地的地方院校质量,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进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突出开发性

普及化的高等教育更要建立开放性的教育质度,形成人才培养的立交桥。就是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要打通,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要打通,例如国家开放大学在学科银行建设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不同类型高校的学生可以实现学分互相承认,以灵活的学习制度和教学管理制度为纽带,搭建起开放多元、便捷畅通的高等教育“立交桥”和终身学习平台,为学习者提供尽可能多的学习机会。

重视包容性

未来高等教育改革的目标应该是高校之间的开放合作与高校内部系科专业的开放、综合与融合。即包容式发展。未来除了政府办学之外,还会有社会多元的办学形式建立起来,会逐步形成以政府主办的公立高等教育与民办高等教育、中外合作办学、企业大学等共同包容发展的高等教育系统。同时,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还要重视和规范非正规高等教育的发展,为学生和社会各界提供更充分、多样的受教育机会。

附件【人均GDP1万美元时期的高等教育体系丨公开课笔记⑩.docx已下载
上一条:“十四五”教育规划公开课笔记(十一)
下一条:“十四五”教育规划公开课笔记(九)
吕梁学院 发展规划处 维护
E-mail:  llxyfzghc@126.com 联系电话:0358-2274228
地址:  中国  山西 吕梁